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天道罚恶令 > 第九百五十八章 激战慕容成

法能缓缓的直起身体,面带温和的笑容看着陆笙。

这一幕,如果放在大屏幕上,绝对是一个影帝级的画面。因为陆笙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气质,能在瞬息间转变的这么的彻底。

一个看似卑微的老僧,在一瞬间就脱胎换骨变得潇洒从容,笑容中带着看破红尘的洒脱,眼眸中有着睥睨天下的超然。

“久闻天外谪仙陆大人才智过人,能凭秋毫而洞察本质。虽然出现了些许意外,但自问我并没有暴露分毫。但你却仅凭五年前的一次天地异象,佛堂中的一具金身,你却能找到我?佩服,佩服!”

说话间,法能的身上突然闪动金光,身上的衣服突然间破碎,一片片如蝴蝶纷飞飘然远去。

在碎片之中,一片片金色的铠甲出现,一层层覆盖在慕容成的身上。原本光滑如明镜一般的脑袋,也长出了金色的头发。

瞬息间,一个仿佛身披金色铠甲的战神出现在陆笙的面前。

背后的双翅,也如黄金打造。

“吼——”

一声兽吼,仿佛来自遥远的荒古,双翅张开,仿佛将整个峨眉金顶也笼罩在双翅之下。声浪席卷天地,层层叠叠。

天空瞬间黯淡了下来,乌云遮蔽了天空。整个峨眉山脉突然间微微颤抖了起来,远处几座纤细的山峰在这微弱的震荡之中轰然倒塌。

这,才应该是元祖僵尸的风采。上次从金棺中出来的,什么玩意啊?

当慕容成露出峥嵘的一刻,陆笙等四人的气势也喷涌而出。紫玉真人和紫衣真人对视一眼,突然,两人法诀掐动,天空之上一枚枚星辰被点亮。

“哼——”慕容成的身形突然消失了,一闪而现,出现在紫玉真人的面前,如脸盆大的拳头,划开云爆狠狠的轰向紫玉真人的脸颊。

紫玉真人脸色大变,手中的动作微微一顿。

而在这一刻,一道天剑桁架天地,在慕容城突然发难的瞬间锁定了慕容成。一剑斩落,慕容成突然回手一拳轰向天空。

慕容成在天剑面前,就像一只螳螂在舞动大刀一般,以正常的角度,如此渺小脆弱的身体,怎么可能抵挡这么巨大的天剑。

但天剑在慕容城的拳头之下片片爆碎,瞬息间天剑就化为无尽的余波消散而去。

叮——

一声轻响,不知何时,羲和剑出现在慕容成的面前,这才是陆笙真正的招式。天剑是表象,真正的攻击是羲和剑。

虽然羲和剑是强大的神器,无坚不摧。但在慕容成金色的铠甲面前似乎也是徒叹奈何。羲和剑高速的旋转,带来了强悍的穿透力。

可慕容成的铠甲,却仿佛是世上最坚硬的合金。

急速旋转的羲和剑火光迸现,周围的空气也被火焰灼烧化作一团仿佛青色的尾焰一般。可却除了将慕容成向后推去之外,并没有取到臆想中的战果。

慕容成的身体被高高的推上空中,回过神来的慕容成一掌拍向羲和剑。羲和剑瞬间倒飞而去,再次回到陆笙的面前旋转。

背后的双翼张开,慕容成悬浮在空中,犀利的眼眸直陆笙,身形突然闪动。再次出现的时候,他却在陆笙的后背,利爪对着陆笙的脑袋狠狠的拍下。

轰——

一团火焰突然在慕容成的胸前炸开,这一次慕容成的脸上也露出了错愕的神情。因为他根本没有看到,没有意识到这一道攻击从哪来的。

之前被陆笙攻击只能说他自己托大了,没有想到天剑剑气之下竟然还有一道飞剑。毕竟陆笙的攻击手段在他的记忆中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。可这一次,这一团攻击让慕容成有了一丝挫败感。

步非烟不知何时出现在陆笙的身后,双掌交叠,单刀直入的击中慕容成的胸膛。慕容成的身体,再一次冲天而起。

身边的白云在飞舞,耳边的疾风在呼啸。这一招,对他造成的伤害是微乎其微,但心理憋屈啊。

张开口,两颗獠牙冲天。一身狂暴的气势如飓风席卷,而步非烟的身形,竟然自在他的身侧不远处。想都没想,一拳向步非烟轰出。

“火凤花之舞——”

步非烟在虚空中展现出了绝妙的身法,天空的乌云,仿佛变成火烧云,在慕容成的周身,出现了无数团起舞如云彩一般的火焰。火焰跳动闪现。步非烟的身体也在火焰中若隐若现。

望舒剑幻化万千,在避开慕容成的攻击之后,反手就给慕容成来了一套万剑诀。不愧是你,这战斗的节奏太粗暴了。

从和步非烟成亲之后,陆笙一直很少让步非烟参加战斗,尤其是自己的修为超过步非烟之后,陆笙都自觉的担当一个保护妻子的好丈夫角色。只要有危险,陆笙能不让步非烟参与就不让。

不知不觉,步非烟在陆笙的心底竟然已经和弱挂上勾了。要不是那两次突如其来的意外,要不是步非烟的修为在踏破超凡之后丧心病狂的暴涨起来,也许,陆笙永远都不会给步非烟面对强大敌人的机会。

这一次,陆笙没有体验卡了,所以才没有办法的邀请步非烟一起。

对步非烟的期待,也就是在一旁掠阵最好能放个冷枪啥的。但步非烟的表现,却是惊艳了陆笙。这战斗技能和战斗意识,哪里有半点跟不上时代的样子?简直不要太犀利,太粗暴。

慕容成这只元祖僵尸,和在徽州看到的有些不一样,慕容成到现在展现的,还仅仅是他金刚不坏的身体以及无以伦比的速度。真正的拿手本事,是没有施展还是根本没有,陆笙吃不准。

但就算现在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,已经让陆笙难以招架了。无敌的力量,无敌的防御,无敌的速度。现在陆笙所能想到的唯一战术,竟然是放风筝。

吼——

慕容成突然仰天嘶嚎,周身出现了一团金色的光幕。万剑诀如雨点一般打落,但却无法打破慕容成的防御。而原本以为慕容成在防御的时候不能移动,可瞬间,他又出现在步非烟的身前。一拳轰向步非烟的小腹。

“烟儿小心——”

轰——

步非烟被慕容成的一拳凌空打爆了……不对,是步非烟在空中炸成了一团火焰,而后火焰如雨落一般,在陆笙的身边重新汇聚成步非烟的身体。

这一招……好吓人。

在这刹那之间,陆笙的法诀也已经掐动结束。突然间,整个天空都仿佛化作了火焰,天空的云层,竟然变成了野火燎原。

慕容成微微抬头,突然,瞳孔一缩。

一个个火球从云层中落下袭来,每一个火球看似如圆盘一般大小,但落在面前才知道这哪里是什么火球,根本就是一个太阳啊。

慕容成脸色一变,身形瞬间化作金光消失。但再次出现,已经在百丈之外了。

这一幕,却让陆笙的眼神瞬间阴沉了下来,这招流星火雨可不是一般的术法,这是自带锁定的攻击。可是,方才的锁定,竟然瞬间被挣脱了。

而且慕容成化成光的身法,是之前从未见过的。果然,慕容成自始至终都没用动用全力啊。

流星火雨铺天盖地的向慕容成轰击而来,慕容成的身体如闪动的精灵一般跳跃,在密集的流星火雨之中游刃有余。

“真人,好了没有?”陆笙突然喝到。

“好了!”

两人的声音同时响起,瞬间,天空的云层之下,天幕之上,一面绚丽玄奥的阵图出现在虚空之中。这是一张玄武阵图,也可能是真武阵图。

“真武七杀剑——”

嗤——

阵图瞬间扩大,笼罩了整个天空,在阵图之下,天地都变得扭曲了起来,仿佛原本一张纸,被扭成了不规则的形状来回晃动。

陆笙的流星火雨也偏离了方向,甚至仿佛轰击在了天外一般。而这一刻,陆笙突然意识到一点,为什么慕容成能从容的避开陆笙的锁定攻击了。

锁定的前提是在此方天地之间,如果慕容成跳出了此方一天地,他就可以先一步的避开锁定。就好像我的牢笼固若金汤,没有人能逃出去。

可不被逃出去的前提是,得关进去。

而真武七杀剑的锁定,不仅仅是此方天地,而是此方世界,此方存在都在他的锁定之下。扭曲了时空的大网,一把将慕容成都网罗在其中。

这一刻,陆笙突然也想通了一个以前一直想不通的问题,羲和剑和望舒剑双剑合璧可以网缚一个世界,但这明明是两柄剑啊,怎么做到网缚?原来如此,剑整个世界分割打包,以时空做网兜,不就是最好的一张网么?

轰——

仿佛是从三维世界的攻击,降维到二维世界一般,一道剑气从天空的法阵之中斩落,无论慕容成如何躲闪,剑气总能精准的跟进。

也许慕容成也刹那间意识到躲不开了,发出一声暴吼之后,周身金色火焰冲天而起。一拳迎着天空的剑气轰去。

“轰——”

剑气崩碎,碎的陆笙很心碎。

这就是你们掐了半天法诀,憋了快一炷香的大招?

剑气轰碎,但两个真人的脸上却并没有露出懊悔,两人的法诀也没有放下依旧掐动着。

“赤霄——”

但剑气被慕容成一拳轰碎之后,天空的法阵瞬间变得通红血色,而后,一道血红的剑气从法阵之中探出,迎着慕容成的头顶斩落。